第三十章 被一人一狗气炸的一天【1 / 2】

,白三郎每方,靠给乡间百姓瞧病换取食物与铜板,鲜少进入镇,除瞧病几乎很少与接触。

瞧病条件穷苦医馆走投收取裹腹食物走,借宿。

老实巴交铜板做诊费,致谢伸盘缠。

八岁理论知识丰富,几代传承医书、笔记经验,张嘴巴叭叭据,令信服。

问题,亦或疑难杂症专门宣纸裁剪本本记录

包袱炭笔,笔记本,身薄质秋衣,换洗,连身棉衣件。

川云此深深感叹,果管走哪儿底气,肯努力,毅力,饿死。

很显,白三郎

让川云次路镇,跨进铜板买三块栗糕,翼翼放进包袱

川云解馋,饭点半块栗糕放十分震惊

甚至……狠狠

白三郎半块糕点,放至立即伸头咬,退,直接咬空气。

川云:??

抬眼,接半块糕点送至,甚至左右晃晃。

依旧神色认真,,接抛,半块糕点抛至半空,随即呈抛物线趋势落。

思很明显,希望嘴巴叼住。

川云:。。。

逗狗呢!

川云顿气呼呼,并半块栗糕,直接将脑袋缩进壳内,连瞪力气。

确实很饿,气。

已经语太回味

泪。

呢,呸,脑病。

,原言传身教

旁已经垂涎三尺黄目转睛游戏已经玩糕抛至空瞬间,它猛跳跃至空,接嘴,栗糕落掉进它倚。

它囫囵吞枣咀嚼几,随即再次两眼放光

像再:主,再

龟壳内将切尽收眼底川云“乌鸡鲅鱼”(网络词汇,形容超级语),原白三郎“逗狗”,“训狗”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